领导干部要做勤、廉、能的表率——论既要勤政

2018-07-23 19:27:03

来源标题:领导干部要做勤、廉、能的表率——论既要勤政

  勤政,就要戒懒。万事蹉跎皆缘懒。作为一名领导干部,不管身处什么岗位,都有大量的本职工作要做。既不能疲沓拖延,更不能无所事事,得过且过。面对杂事、冗事、日常事务,要树立时间观念,今日事今日毕,不能什么事情都留等明日去做,日积月累,就会积案如山;面对大事、要事、难事,要时刻记在心上,积极寻求解决的思和办法,容不得丝毫怠慢。

  俗话说:时光如白驹过隙,稍不留神,就容易溜走。为官一任,不过三五年时间,不抓紧时间做事,必将毫无建树。更何况当今时代,竞争激烈,社会、经济和科技发展迅猛,快节奏、高效率是时代特征,一个地区特别是落后地区,不抢抓机遇加快发展,就必将长期落伍。

  以来,我们的社会经济发展虽然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但是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我们国家的综合实力、经济、科技发展水平都还落后发达国家几十年,要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还有很长的要走。同时,我们西部不少地方都还很贫穷落后,人民群众思富裕、盼发展的愿望十分强烈。无论是世情、国情还是民情,都不容许我们消极懈怠。

  作为一名领导干部,要有“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忧患意识,要有“一日无为,三日不安”的思想境界,要有“舍我其谁”的雄心壮志,做到变压力为动力,积极有为,勤奋工作,为民族复兴、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常常导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经济社会发展停滞甚至倒退,造成社会动荡、人民,涣散,从而导致一盘散沙,诸侯割据,陷入被动的境地。在古代,因导致皇冠落地、王朝的例子比比皆是,在现代,同样会导致解体,政党下台,甚至。任何一个有远见的执政者,都不会容许,都必然要肃贪惩腐,

  从现实看,搞的多是得不偿失。有的人钱还没揣热就东窗事发,结果陪了荣誉地位,失了大好前程。有的越陷越深,最终身败名裂,倾家荡产,甚至丢了身家性命。有的虽然暂时还潜伏着,但正如安徽阜阳人民所说的那样:“只要反腐不放松,定能抓住王怀忠”,潜伏得再深,也总有露馅的一天。当然,事物是辩证的,也是相对的,我们不排除会有极少数人侥幸逃脱的制裁,但却永远逃不过“近害自身、远害儿孙”的铁律。

  从领导干部个人的前程看,如果只图个人捞好处,谋,那怎么能团结同志,调动下属的积极性,怎么能心齐气顺干事创业。不能心齐气顺,自然干不好事,政绩出不来,个人又有何发展前途?拉关系、、搞而不是靠真才实学取得的官,自己心里不踏实,别人也会看不起你,官不好当,人不好管,事也不好办。如果当了官看到人家,自己有点也去搞,那结果肯定是人家进“”也跟着进“”。或者是想着自己是卖来的官,花了血本的,不赚回来不行,那必然要为自己的行为负出惨重的代价。现实中的不少小

  从我们党的性质和旨看,党与各种消极现象水火不相容。惩治和有效预

  败,关系向背和党的存亡,是党必须始终抓好的重大任务。我们党始终把

  建设放在更加突出的,对任何,都必将依法,决不容许有藏身之地。

  作为一名领导干部,一定要地认识到风清气正,是党心所归、所盼、发展所需;地认识到害党、害国、害家、害人、害己、害子孙,世所不容。古人说:不贪半文钱,原非难事。可以说,拒腐从廉,是人人想为、人人愿为、人人能为、人人易为的事。任何搞的借口和,都是站不住脚的。如果我们不管干什么事,都是正道直行,清正廉洁,那何愁不顺,事业不兴。

  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里说的那则“庸官见”的寓言很有警戒意义。庸官自称所至但饮一杯水,当无愧。却笑他说:设官以治民,下至驿丞闸官,皆有利弊之当理。但不要钱即为好官,植木偶于堂,并杯水不饮,不是比你更好吗?庸官辩解说自己虽无功,但亦无罪。说:你一生处处求自保,某狱某狱,避嫌疑而不言,不是负民吗?某事某事,皆畏烦重而不举,不是负国吗?三载考绩之谓何,无功即有过矣!这则寓言对庸官的刻画可谓入木三分。

  明朝时,有臣子时作诗说:愧无半策匡时难,只有一死报君恩。这种人再忠,死得再多么壮烈,也于世无补。正如刘基在《卖柑者言》中所说:“盗起而不知御,民困而不知救,吏奸而不知禁,法斁而不知理”,尽管不贪半文钱,也不过是一个“坐縻廪粟而不知耻”的庸官而已。

  领导干部要能政,还要敢于干事。在其位,就要谋其政,“为官避事平生耻”。有的领导干部也想做事,也有好的思,但是一遇到困难就怕这怕那,畏首畏尾。归根结底还是名利当头,,怕丢位子,怕摘帽子,怕得罪上级领导。古人说:苟利国家身死已,岂因祸福避趋之。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只要是看准了的事,有利于党和人民的事,就要毫不犹豫,去办。要有和拼命。如果办什么事情,都是“避嫌疑而不言,畏烦重而不举”,那能干成什么事呢?

  有的人认为不少都是能吏,他们不廉政,但能政,也比庸官好。但这种说法无疑是错误的。从根本上说,离开了勤政、廉政,就没有什么能政可言。我们既要看到一个地方的发展变化,虽然与主政者的思有相当大的联系,但却是全体干部群众共同努力的结果,不能让贪天功为己功。同时也要想到,通过搞的方式为本地跑来了资金、项目,其实不过是短期利益,从长远看是得不偿失的,因为这样做不仅有悖于公平,也影响了社会协调发展。在“受益”的同时,往往得付出更大的成本。

  从现实看,庸与贪常常是紧密联系的孪生兄弟。庸官常因贪而生,常因利益纠葛而变庸。也就是所谓的利令智昏。不少庸官也不是因为自己,或是涉及到自己的既得利益,或是自己本身就不干净,怕拔出萝卜带出泥,或者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结果该办的事不办,该除的弊不除,睁只眼闭只眼,坐视倚强凌弱、鼠盗官仓,岂不负国负民?

  一个领导干部越是有能力,越是想干事,就越要勤政廉政。否则就算再有的本事,一旦因懒惰被撤,或因被查,连干事的平台和机会都没有了,还谈得上干什么大事。从另一方面讲,一个领导干部越是有能力,越是有本事,地位越高,就越引人注目,相应的要求也越高。同样一个错误在平身上可能没有什么,在领导干部身上出现就可能很显眼。一个领导干部要干成事,就要有“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冦”的自律意识,自觉远离,做到不该拿的东西不拿,不该去的地方不去,不该开的口子不开,连的嫌疑都不要让人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