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骨写于张家界建市30周年旅游文化出版物《峰骨

2018-07-23 20:22:20

来源标题:峰骨写于张家界建市30周年旅游文化出版物《峰骨

  登顶而望,莽莽群峰,或高或低,或圆或尖,或陡或缓,或碧或苍,是什么让它们立着?

  峰与风是一对欢喜冤家。风喜欢峰,无峰,风的行走就会缺乏目标;峰也喜欢风,无风,峰的挺立就会缺乏韵味。

  风总是在变着法子戏弄着峰,鞭打着峰,磨砺着峰,峰却似乎从不风也不怨恨风。风来,峰不动;风走,峰不送;即便,在凛冽的寒冬,风为峰送来的是千万把刀子,峰也会说,刮吧,你硬,我的骨头更硬。

  往往,风散了,峰犹在;风弯了,峰犹直。风可以把峰身上的树与草、柔与软全都吹去,剩下的,全是骨。

  风吹打着峰,也雕刻着峰,风吹打其形也在锻造其神,因此,峰骨也可称之为风骨。

  每一座峰其实都是有锋的,这是锋芒的锋,这是锋利的锋,这是敲击可作金石之响的锋,这是挥动可断孤独寂寞的锋,这是迎击可劈风雨的风,这是岁月沧桑的锋,这是昂首天地的锋。但峰却总是藏着自己的锋,峰把自己最好的骨头用在锋上,却并不想与谁争锋,这是峰的。

  峰无骨,垒土而已,立高必倒,立久必败。峰无骨,虚美而已,上不能承千钧之力,下不能启百代之基。

  读峰,必读骨,读骨方能知其力之源泉;画峰,须画骨,画骨才算画到了峰的和实质。

  峰骨即人骨,峰骨硬,则如人挺立如铁;峰骨软,则的人站立不稳。峰需修骨人也需要修骨,峰修骨,可以修得壁立千仞;人修骨,可以修得景仰。

  善看风水者,看峰,常常看的是龙脉,龙脉即是风骨。善看人者,看的也常常是骨相,古人曾总结了人的骨相若干种类,高明的相术大师所谓的绝招其实就是摸骨。摸骨,即可知人貌、知、知人性。

  我来张家界工作之前,即知道她有三千奇峰,八百秀水,我也曾走马观花地游览过,但我没有认真读过她的峰,也没有感受过她的骨。

  来张家界工作之后,开窗即天门,动步即武陵,在天天与峰的亲近中,我渐渐读懂了峰,读懂了张家界峰的个性,摸到了它的骨头。这三千奇峰,峰峰都是硬骨头啊,敢如笋生,敢似剑立,敢扯朝霞为旗,敢指白云为马。

  来张家界工作之后,天天与张家界人相聚在一起,我也渐渐读懂了张家界人的个性,读懂了他们血性深处的忠勇与浪漫,质朴深处的与大爱,读懂了他们敢想敢干、敢破敢立的率真。

  一方山水养一方人。正是这一方山水养育了贺龙这样的伟人,养育了阳戏这样的高腔。

  峰是站立着的人,人是行走着的峰,久了,我把张家界的每一座峰都当作了人,每一个人都当作了峰。

  建市三十年了,三十岁的张家界已入而立。虽然,我来得晚了点,但我庆幸正好赶上了她的三十。

  总得为她准备一点礼物,我和许多领导都想到了为她编一本书,一本全面总结张家界三十年旅游发展、尤其是旅游营销的书。那天,当湖南日报说出《峰骨》书名的构想时,我几乎跳了起来。峰骨好,峰骨好啊,张家界的形与神,非峰骨不足以比拟;张家界的创新与发展,非峰骨不足以概括。

  致敬,张家界;致敬,三千奇峰;致敬,一百七十二万个性鲜明、奋勇前行的张家界人。